寻未名。

渣文笔渣文风开坑不填_(:з)∠)_
我已经没救了(。

高三修罗期出没时间不定
状态调整中(。

有空打游戏没空码字(nitama
淹死在高三地狱(x

[虚妄执念不过如烟梦.]
[万事随心.]
[有何岁月可回头.]

[荀佲。寻名,寻未名。]
[寻找未来之名——谓之信仰,没有信仰何以远航。]

°喵嗷喵嗷地哭着滚来码字x
°就……就这样结束吧【。】感觉我会被骑士打死……
°独死死不如众死死【不是
°十分任性地搞出了并不存在的前传……对不起我这就去跪盾牌】
°还是写得乱七八糟胡言乱语的一篇……

————————————

有时候忍者也会试着思考一些与骑士无关的事情,然而无济于事——不论如何自己的思绪总会情不自禁地绕回原点,围着耀眼如恒星般的骑士不停地转圈圈。

早些年的历练打磨了忍者沉默寡言的性格,小小的心脏里塞了十个海德林那么多的念头,心念电转却很少表露于面。也许是怕给别人添麻烦,忍者总是挂着从骑士那学来的淡笑,只有时不时甩动的尾巴才能稍稍泄露一点主人翻滚咆哮的心海——每当这时骑士便会走上前去,若无其事地狠狠秃噜一把对方梳得齐整的头发,直到忍者哭丧着脸蹲下身重新抹平刘海为止。

再多的心事,都被骑士一巴掌揉得乱七八糟找不到头绪,也就无从谈起继续胡思乱想。

忍者想伸手碰一碰额前几丝不安分的刘海,突然哑然失笑——自己现在的发型乱得可不是随手一薅就能解决的。

被封印已久的妖异恨极了人类,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不管眼前是已经疲惫不堪的骑士,或是奇兵突起的忍者,妖异只会采取一种行为。

手起刀落。

如果自己是个白魔的话,也许就能有个稍显不同的结局吧。

骑士被突如其来的烟雾弹呛得鼻尖一酸,紧闭双眼咳嗽几声,挥散烟雾后便看见了此生最耀眼的满月——千万把由以太凝结而成的短刀和咒印将忍者环绕其中,一向不喜形于色的忍者怒吼着挥出双臂,将胸前迸射而出的血色与灿然的满月一同刺向眼前之敌,以太短刀在咒印作用下绽开烟花,将妖异的心脏与灵魂一并炸得粉碎。

以生命为代价,强行发动月遁血祭,结束战斗。

阿尔基克在上……感受着逐渐离身体而去的以太,忍者艰难地扭过头,目光从早已失去战斗力的伙伴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滞在朝着自己举起剑盾高声吟唱深仁厚泽的骑士身上。也许是光阴神听见了自己的祈求,眼前的一切被不断放缓,忍者总算如愿以偿地从头到脚将骑士好好端详了一遍——身高原因,自己很少有这样欣赏骑士头顶的机会。

直到身体接触地面,忍者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失去从高处摔落时的痛觉和骑士看着自己头顶飘落羽毛时的绝望代表着什么。他只是像往常一样,任由自己躺进骑士的怀抱,微笑着摸了摸骑士额角正在缓缓愈合的可怖伤疤。

“真希望我不是个忍者呢,只能站在你身后。

“我也想试着保护你啊。”

眼前骑士的容貌愈发模糊,忍者眨了眨眼,伸出手试图抓住那张不断被黑暗吞没的脸庞,旋即被熟稔于心的温度紧紧包围。

一如初见时的银白盔甲,骑士站在海滩边缘,淡笑着握住忍者的手,身后是只在梦境中见过的海德林。他注视着忍者,声音温和而有力,如同平日里对战练习时的小小鼓励。

“再来一次吧?”

忍者站起身,像个孩子一般欢快地朝他跑去。

————这个星球上的每个生命都诞生于海德林,而生命死后便会化作以太,回归海德林的怀抱。

————水晶会指引我方向。




评论(8)
热度(2)
© 寻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