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未名。

渣文笔渣文风开坑不填_(:з)∠)_
我已经没救了(。

高三修罗期出没时间不定
状态调整中(。

有空打游戏没空码字(nitama
淹死在高三地狱(x

[虚妄执念不过如烟梦.]
[万事随心.]
[有何岁月可回头.]

[荀佲。寻名,寻未名。]
[寻找未来之名——谓之信仰,没有信仰何以远航。]

°写一半睡着了不记得要写什么【。】
°睡前发神经【。】
°真的好想啃一口猫男的脖子哦………………【被盾击

——————————————————
房门悄悄地拉开一条缝,一个黑影蹑手蹑脚地窜进房间,用尾巴轻轻将门顶回原位。天际一弯新月投下的亮度并不足以照亮这间几乎被书填满的房间,然而来者似乎丝毫不被这样的昏暗房间所影响,环视间目光便迅速搜索到自己此行的目标。

目标——白发的男性逐日之民,正安静地蜷在沙发的角落里打着盹。右手拇指插在书页中间,大约是看到一半想休息时却不慎真的沉入梦乡。

黑影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尾巴在身后甩了又甩,耳朵抬了又抬,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睡着的骑士没了白天时精力旺盛的健气,只是微微歪着脑袋嘴唇微张呼吸平稳的样子也有种意料之外的可爱。

凭着练习忍术时锻炼出的潜入动作,黑影悄无声息地摸到骑士身前,盯着骑士毫无防备的睡颜突然呆滞。而后他缓缓靠近,用比潜入时更加轻微的动作拨开了骑士手中的书,夹上书签放在一旁。虽说自己是个忍者,但要抱起一个成年男性猫魅并不算太吃力。



棕色毛发的少年猫魅裸着上身,像条八爪鱼一样紧紧缠在自己身上,就连尾巴也被对方勾住,动弹不得——醒来的骑士感受着身后熟悉的温度,苦笑着往里挪了挪。忍者的房间只有一张小的可怜的行军床,自己还能舒服地侧躺着,想必身后的家伙是以几乎要摔下床的姿势在睡觉吧。

骑士还在思考怎么在不转身的情况下叫醒对方,毛绒绒的脑袋却在自己的肩颈处蹭了蹭,一边嘟囔着骑士的名字一边张开了嘴,不知轻重地一口咬下。

骑士冷着脸翻身将人狠狠地踹下床。

——————————————

“诶忍者怎么又在跪钻石盾……”

“呵呵。”骑士从牙缝里能出几声冷笑,隔着盔甲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的牙印红得几乎渗出血来。





评论(2)
热度(1)
© 寻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