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未名。

渣文笔渣文风开坑不填_(:з)∠)_
我已经没救了(。

高三修罗期出没时间不定
状态调整中(。

有空打游戏没空码字(nitama
淹死在高三地狱(x

[虚妄执念不过如烟梦.]
[万事随心.]
[有何岁月可回头.]

[荀佲。寻名,寻未名。]
[寻找未来之名——谓之信仰,没有信仰何以远航。]

Rest In Peace·2

°没能一气呵成的一章⋯⋯写得磕磕绊绊orz但愿能入得了各位看官的眼_(:з)∠)_
°【】内原本是粗体字,然而从备忘录拉过来粗体字就没有了orz只能用【】_(:з)∠)_感觉【】这个好破坏美感哦⋯⋯(并没有x
°文笔渣慎入
°人物欧欧西有

°如有bug欢迎指出


———————————————

【“不管未来如何曲折,只要坚定信念不断向前,梦想终究会实现的吧?”茶发少女小心翼翼地块起酸奶送入口中,含糊不清地继续说道:“老爸那边就交给我好了,姐姐可要为了那份不被笨蛋老爸放在眼里的正义继续努力呀!”

“姐姐一定会成为最棒的警官的!要让那个老头子刮目相看!”少女绽开一个灿烂的笑,仿佛极夜过后的第一缕微光,带给人无限希望和充斥胸腔的温暖。】





笑脸如烟雾般轻轻消散,御坂美琴眨了眨眼,刚从打盹中清醒的朦胧感覆上大脑,车窗外本就斑斓的灯红酒绿更晃得她有几分迷茫。

“多莉⋯⋯”

怎么会梦到那么久以前的事⋯⋯是因为注意到了食蜂操祈说话时的某个违和感吗?

车内广播里的柔美女声还在咿咿呀呀地报道着交通路况,大约是考虑到车内外的温差和并不算太远的路程,司机不知何时关上了暖气。思绪至此,御坂不由得把大衣裹得更紧了些,揉了揉有些发凉的鼻尖,瞥了眼车窗外再眼熟不过的红灯路口:“就在这停车吧,我自己过去。”

“但⋯⋯”

“D区刚发生了杀人案,要是你们都跟过来的话反而容易引人注目。”趁着红灯还没变换颜色,御坂美琴推开车门,抛下一众下属便走向了不远处的案发现场——斜对面的酒吧。

隔着雾气氤氲的玻璃橱窗,御坂一眼便瞧见某个刺猬头男性正在和黑色长发的店主说些什么。走得近了,她发现他身旁那个头戴花环的女生举手投足间有些不自然的呆滞,显然是在神游天外。

还有其他人在场么?

眼看着上条当麻挥挥手示意“花圈小姐”先行离开,御坂美琴才加快了有些放缓的步伐,微微一错身便借着她开门的机会钻进酒吧。不出意料,店内的暖气打得很足。

“呼——”

“总算来了啊御坂。”上条当麻很快就注意到了新来的“客人”。他冲着御坂微微一笑,随手把一直夹在腋下的几个文件袋甩上吧台。

“然后呢?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御坂美琴上前几步,坐在上条当麻旁边,顺便向一直在吧台后忙碌的佐天泪子要了一杯威士忌。

上条当麻朝门外扬了扬下巴,“那边的案件,你听说了吧?”

“当然。木原家族搞的烂摊子,赔了实验体不说还搭进去一支JGM小队。”御坂美琴翻了个白眼,“偏偏这还是我的地盘,这锅我就算不想背也得背。”

“有人说案发的时候看到食蜂的车了。再加上现场少了一具尸体——”上条当麻端起咖啡杯,“那个失踪的孩子,是在你那里吧?”

“是⋯⋯也不是。你想把人要回去?”

上条当麻苦笑一声。“不⋯⋯但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御坂美琴瞥了他一眼,却不开口,只是百无聊赖地轻晃着玻璃杯等他继续解释。

“那孩子叫白井黑子,父母都是警察。十岁那年父母先后因公殉职,成了孤儿。”上条当麻拽过一个文件袋滑到御坂美琴面前,“现在是常盘台的A级学员,再有几个月就能结束实习直接进入JGM。”

“常盘台?”御坂美琴蹙起眉心,言语间不自觉沾染了些许烦躁和厌恶。“常盘台A级,背景还是孤儿⋯⋯”

“再加上这次的事件——既然她还活着,那就算是‘目击者’。”

御坂美琴将杯沿贴到唇边,沉吟半晌后却又放下杯子,手指有节奏地在文件袋封口处轻点。“你希望由我来保护——或者说——软禁她?”

“⋯⋯不论如何,别让JGM发现她就好。”

“凭什么?”

这回轮到上条当麻沉默了。御坂倒也颇有耐心,棕色眼眸紧盯着身旁人的侧脸,将对方满脸纠结的全过程尽收眼底。浸泡在威士忌内的球形冰块略略融化,由形变产生的位移使冰块撞击杯壁发出一声脆响,成为打破沉默的契机。

“我想⋯⋯你不会想看到有人的下场和多⋯⋯和茵蒂克丝一样吧?能救一个是一个⋯⋯”

不等人把话说完,御坂美琴放在文件袋上的五指骤然紧攥成拳,咣一声砸在桌面上,连带着桌上的杯子都发起颤来,吓得上条猛的转过身,面对她——一向风平浪静的棕色眸子,此时却充斥着暴风雨来临前的极度阴沉。

“你在威胁我?”她努力抬高声线,然而比以往都要低沉的声音暴露了自己无法平静的内心。情况似乎不在上条的意料之内,他只能像只受惊的猫一样紧紧扒住桌沿,视线却根本无法从眼前这头随时可能暴起伤人的野兽脸上移开。

御坂美琴从那双布满恐惧的漆黑双眸里看到了自己因为暴怒而几乎拧成一团的嘴脸,也看到了几丝出人意料的坚定——或固执。

深呼吸。她对自己说,深呼吸。

她闭上双眼,再度睁开时,棕色眼眸如同冻结的湖面一般忠诚地替主人掩藏起所有情绪的波动,只是清晰的倒映着面前男人的惊恐神情。

“给我一个理由。”她叹气。

上条当麻抬手,有些别扭地将领带扯松了些:“⋯⋯她是我最好的学生。

“也是被木原幻生断言最有可能超过你的学生。”

御坂美琴骤然起身,抓起杯子将威士忌一饮而尽。“⋯⋯那样也不错啊⋯⋯”口中轻声喃喃着,她将空掉的杯子举到眼前,棱角分明的玻璃杯折射着灯光,转动间有一瞬照亮了她眼底某处毫无色彩的阴影。“我答应你。”她收起文件袋,“在一切尚未结束之前,没有人能伤害她。”

“从我手中。”







评论(9)
热度(13)
© 寻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