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未名。

渣文笔渣文风开坑不填_(:з)∠)_
我已经没救了(。

高三修罗期出没时间不定
状态调整中(。

有空打游戏没空码字(nitama
淹死在高三地狱(x

[虚妄执念不过如烟梦.]
[万事随心.]
[有何岁月可回头.]

[荀佲。寻名,寻未名。]
[寻找未来之名——谓之信仰,没有信仰何以远航。]

Rest In Peace·1

°太久没码字文力退化严重……
°没修改过所以有什么bug请务必指出(′へ`、 )
°人物欧欧西有

°我就不该听歌码字⋯⋯写完整个人都是“我是谁我在哪的状态”x

°晚点再放点设定解释一下背景

-------------------------

白井黑子是在半昏迷中被人吵醒的。

最先闯入脑海的是两个女人模模糊糊的争吵声,而双眼似乎有些受不了来自外界的强烈光线,愣是挣扎了好半天才勉勉强强睁开一条细缝。大脑一片混沌,白井在一堆堆摇曳的色块中努力辨认着当下的状况。

“⋯⋯所以说你能不能别给我添麻烦⋯⋯”

运作迟缓的反射神经总算分析出一句字词清晰的人话。还不等白井弄清楚这句话的含义和对象,眼前某个混杂着茶色和黑色的大堆色块便朝自己探了过来。昏迷前茶发身影挥舞拳头的镜头猛然浮现于脑海之中,与眼中所见之景交错融合,本能的危机感使得白井黑子下意识地冲着那个茶色色块挥出一记极为漂亮的冲拳。

“唔!”

“御坂大人?!御坂大人您没事吧?”

眼看着躺在后车厢里昏迷不醒的女子突然有如诈尸一般几乎将自家boss揍趴在地,御坂组的成员们吓得那叫一个魂飞魄散,顾不上阻止食蜂操祈的爆笑便连忙把尚在挣扎的白井按回车里打上麻醉。可怜白井黑子还未看清自己身在何方,就再次陷入昏睡。

“你说你何苦呢御坂同学,她戴着猫耳还挺可爱的不是嘛~”食蜂操祈捂着嘴笑个不停,感受到身边人恶狠狠的视线后才摸出纸巾递了过去:“没记错的话,这还是你离开警校后第一次被人打到流鼻血吧?”

“我怎么知道她会突然揍过来?明明意识都还不怎么清醒下手居然这么重……嘶——”突如其来的拳头显然力道不小,御坂美琴说话间还带着点嗡嗡的憋闷感。“这么麻烦的家伙,你到底是从哪里捡来的?”

“都说了是路上捡的嘛~御坂同学不相信我?”

御坂美琴的嘴角抽了抽:“你仿佛在逗我笑。”她小心翼翼地上前两步,确认这人不会再次诈尸后便把手伸向白井的大衣领口——

“⋯⋯御坂同学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你脑子都装的什么啊食蜂!”御坂美琴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在心底把食蜂操祈揍了了个百八十遍后才勉强抑制住掏出手枪杀人的冲动,手指却毫不含糊地拨开发皱的衣料,露出一块绿色的盾牌状胸章。“你别告诉我你没看见这个——这孩子是JGM的人吧?”

“是。”玩笑开够了,食蜂操祈也换回了一本正经的表情,“今早我收到了木原家族在D区进行实验的消息。本来还以为是和以前一样的小打小闹,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事情不对——”她说着,指了指车厢里的人,“整支JGM小队全灭,我要是再晚到几分钟的话恐怕这孩子下场也好不到哪去。按现场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实验体暴走事件。”

“实验体暴走?有没有看到实验体的正脸?”

“……没有。跑得太快了,连背影都没看清。”食蜂操祈顿了顿,把涌进脑海的某个画面打碎了咽回去,脸上表情依旧严肃,让人瞧不出破绽。“只知道她……实验体是通过下水道逃跑的。”

“是吗……”御坂美琴蹙起眉心,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兜里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大呼小叫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摸出手机看一眼来电提示,御坂顿时一脸纠结。

「有什么废话快说,我这边还在忙没空搭理你。」

「诶?诶!这次真的是很重要的事!绝不是废话啊!」

「那就快说。」

「呃……电话里有点解释不清楚,我们还是面谈吧?确实是很要紧的事情,必须拜托你才行。」

「……你这个人好麻烦啊。老地点见吗?」

「啊?好好,那就麻烦你现在过来咯?」

「必须现在?!」

「超——紧急状况啊御坂,拜托了请务必马上过来啊!」

「是是是……我真是服了你了……」御坂美琴翻着白眼挂了电话,有气无力地长叹一声。“剩下的事情就先拜托你了食蜂。我这边还有紧急状况要处理,实验体的事情回来再说。”

“那她呢?她身上还带着伤呢。”

“让山村带她去老六那里吧,”御坂美琴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鼻尖,挥挥手示意身后的部下准备送自己离开,“山村你看好她,别让她跑了。”

“是。”

“总觉得……又要起风了啊。”食蜂操祈凝视着御坂美琴远去的背影,低声一叹。

身后,月光正好。

评论(12)
热度(11)
© 寻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