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未名。

渣文笔渣文风开坑不填_(:з)∠)_
我已经没救了(。

高三修罗期出没时间不定
状态调整中(。

有空打游戏没空码字(nitama
淹死在高三地狱(x

[虚妄执念不过如烟梦.]
[万事随心.]
[有何岁月可回头.]

[荀佲。寻名,寻未名。]
[寻找未来之名——谓之信仰,没有信仰何以远航。]

随笔•敬那个让我心心念念整整五年的23姑娘

*夜半无病呻吟产物。
*lof这边没有三次熟人所以不怕被说穿这都是谁跟谁。
*不得不说我确实挺想念23妹子的。喜欢什么的倒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反正人家肯定不会喜欢我。

——————————————
---如果可以重头再来。
我觉得就算一切重新开始我也会没头没脑直接栽进去吧——我是说,那个女生。
就目前我这还有点印象的初中三年高中两年来看,我能有好感的、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十个里有九个名字带着“欣”这个字。有时候我还常感叹老子这什么奇怪的运气,清一色的“欣”——我名字里也有,冥冥之中天注定还是什么鬼的,总之只有这件事让我差点怀疑人生:“噫哪个作者这么恶趣味写我平庸到死就算了还给安排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巧合。”
说远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23。23算我初恋——初次暗恋,白白净净温温软软挺不错的一个人儿,比我高那么三四厘米,我小学同学。
我记性挺差,当年那会儿年少轻狂都干了什么蠢事儿倒是记得挺清楚,比如一怒之下给人家男同学一记断子绝孙脚啥的——咳。我比较纠结,能记得那点子破事怎么就记不住人家到底几年级转的学——23是转校生,但到底是四年级转的还是五年级转的我和哥们儿阿七争了好几年也没争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此处不提。
我也有点忘了是怎么认识23的……有印象的都是23打篮球的样子,可爱、活泼、随和、帅气——啊可能没有帅气,个人觉得那个时候还是自己比较帅——容我自恋一会。那时候我似乎是受了点《水浒传》的荼毒,和几个特别合得来朋友称兄道弟,比如23,比如阿七,比如小小。现在想来我还挺机智,先把铁杆朋友的名头坐了个实,以后就算不告白也能见面聊聊天啥的不是。
说起来我大约算是气味控,看人不看脸不看胸不看性别,先闻闻——阿七身上没什么味道,小小汗味重了点,23身上常常有点儿我也说不出来的若有若无的香味。也是仗着年龄小啥事不懂,再仗着闺蜜身份,六年级里有事没事就转悠到23身边闻个痛快——要是我现在还干这事八成要被当变态打死抛尸街头。
小时候最爱干的是逞英雄,特别是在男生群里——感觉特光荣特有成就感。于是那次体育课上,23手里的篮球被隔壁班男生抢了以后,我下意识地就跟着扑进了一群如狼似虎的男生里——球倒是抢回来了,我还被人踩了一脚外加一个从背后袭来的铁簸箕——准头不好没砸着。我只记得我抱着篮球往23面前一站一递,瞬间觉得自己好比超人英雄救美,连阳光打在脸上都产生了特高大上的光影效果。
“谢谢。”
然后我被阿七打了一顿。
因为递球的时候我完全忘了我们四个还在比赛,而我和阿七才是一队,这一递我等于把胜利让给了23和小小——虽然不知为何我事后还挺开心的,大概是一直以为自己当了回英雄的缘故吧。
再后来……似乎是打球的时候闹了点矛盾,我个人方面的赌气导致几人不和。那时候我隐约记得阿七告诉23:“均那家伙最听你的,你去和她讲讲道理。”我一生气连我自己都怕,然而23带着一脸抱歉用有点无奈和委屈的声音对我说“要不你冷静几天吧”的时候,那一瞬间满肚子的火气像个屁一样的噗一下全没了——妈的为何脑子里突然自动播放“因为爱情”的bgm——总之我没用几天时间,三秒钟之内我迅速地傲娇地认了错然后腆着脸蹭到23身边跟条小狗似的嗅个没完——我动作挺轻她应该没看出来……要不是因为时值盛夏我觉得我八成要直接扑上去打滚蹭脸求抱抱了——啧简直黑历史。
老实说我一直以为我和23估计得是一辈子的好哥们好兄弟好朋友了,直到某一天突然闯进大脑把我吓了个实在的一个梦就那么硬生生撕扯开我一直以来不自觉中总对23关注度过高的原因——梦中的她一袭白色婚纱,而我单膝下跪向她求婚——在学校里。哎哟妈呀那个梦我简直永生难忘好嘛,大半夜三点半我瞬间就给吓清醒了,然后一夜无眠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上学。
做了乱七八糟的梦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我连着一个星期都没跑到23身边撒娇求蹭搞得连她都以为我是不是家里出了啥事心情不好不想理人——我的祖宗哟我特别想理你可我一看见23满脑子就自动播放那个梦里她红着脸答应我的样子——还能不能单纯愉快地耍朋友了我去。
在经过一系列日了自己的思想斗争后,我最终还是把这事告诉了阿七——那家伙点子多,适合出谋划策。但她狠狠地嘲笑了我一顿之后在周末的聚会上十分愉快地当着23的面吧啦吧啦爆了个干净。
交友不慎。(x
其实我现在我还挺高兴她那么做的——于是乎这么一件可能影响到纯洁友谊的事情被我们几个当成了笑料一连笑了四年,直到去年我十分认真诚恳地告诉除了23外的其他人老子对男生无感她们才认真起来,但也只是阻止我脑子发热跑出去告白罢了。
也许是错觉……当年刚爆出来的时候23她并没有像小小阿七一样当成玩笑一笑了之,她似乎当真了。
“阿七说你喜欢我……她开玩笑的吧?”
“开开开开玩笑,都是女生怎么喜欢哦?!”
“也对,我们才六年级,说起来都算早恋了吧。”
啊我真是十分机智地第一时间发挥怂的属性自己把自己否定掉了呢。现在想想,如果我认真地回答她“不是玩笑”的话,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我想会的。
“话说你们对同性恋怎么看?”
“同性恋啊……感觉有点恶心呢。”附带一个十分抱歉的苦笑。
当年如果脑子发热的话那导致的结局最大可能性就是绝交吧。所以我说其实我还挺庆幸当年她把我真情当玩笑的做法的——我不想一切说穿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也不知道是出自什么心理,自从小学毕业以后我就一直想方设法从各种渠道打听她的近况——她去了外地,我们一年恐怕也见不到一次。她很少用QQ,是以我根本没法得知她过得如何,只知道她现在每天还算蛮开心的——小小说的,她们互加了微信——然而我不玩微信所以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其实根本没搞清楚爱情和友情的区别——也许真如阿七说的那样,我对23的怀念仅是出于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信任,虽然我觉得并不止信任。每天不定时不定点的突然想念,估计也算不上什么爱之类的吧。不过是单纯的执念罢了。
执念一场,又何必深究。
说起来若不是小小那天给了我一张23的照片,我都快忘了她长什么样子了——印象中只剩下她乌黑柔顺的马尾辫和嘴角时常挂着的淡淡笑意。
中了五年的毒,还有一年就解放了吧。冲完高考这一仗,我想不论结果如何,我也许可以找机会好好告诉她我这些年来的思念之情——拿得起却放不下感情的人,说的便是我吧?
我想,就算一切重头来过,我估计依旧会那么义无反顾稀里糊涂地摔进23的味道里吧。
若手头有酒,定当敬23一杯,祝她百岁长安,一世无忧。







评论(1)
热度(1)
© 寻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