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未名。

渣文笔渣文风开坑不填_(:з)∠)_
我已经没救了(。

高三修罗期出没时间不定
状态调整中(。

有空打游戏没空码字(nitama
淹死在高三地狱(x

[虚妄执念不过如烟梦.]
[万事随心.]
[有何岁月可回头.]

[荀佲。寻名,寻未名。]
[寻找未来之名——谓之信仰,没有信仰何以远航。]

太久没更新于是来混更【伤眼慎入】

偷懒。文笔渣渣渣。

偷懒。文笔渣渣渣。

偷懒。文笔渣渣渣。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嗯=。=

以前的产物……完全没改过……嗯……因为我懒【一巴掌×】

将就着看吧……黑历史嗯算是√

对了貌似是黑琴。

顺便一提没看到最后一节不准打作者!!!!【抱头蹲】

==================

Part.1

15岁生日这天,御坂美琴收到了一份终身难忘的礼物。

[这是御坂家的传统,即使你实力再强,家族都会送给你一个扈从骑士随时保护你,作为你成人的礼物。生日快乐,美琴。]作为家主的父亲这样说道。

礼物什么的.....这明明就是个活生生的人嘛!居然用「礼物」来形容,简直不把人当人看啊!真是的!

御坂美琴一边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在心里恶狠狠地吐槽着,甚至忘了自己眼前还有一个人。

[御坂大人?您没事吧?]

[啊啊,我没事。抱歉,刚刚有些失态了。]

抬起头,正视眼前人。

一头樱色的长发衬托着精致的脸庞,平静无波暗红色眸子一直注视着自己,神情却微微带上了些许紧张。

这人还.....挺漂亮的嘛.....

美琴不禁有些发愣,但马上回过神来,伸出手。

[初次见面,我叫御坂美琴,请多指教。]

[白井黑子,请多指教,御坂大人。]

名为白井黑子的少女也伸出了手。

Part.2

御坂美琴是家族中最强的骑士,每天都奔走在各种各样的战斗之中,身上大伤小伤的在所难免。

但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所受的伤比以前少了很多。

[呐,黑子,我又变强了呢!你看我受的伤越来越少了!]

茶色短发的少女面朝朝阳,笑得一脸兴奋。

樱色长发的女孩转过身,望着那个比太阳还耀眼的笑容,语气间不自觉地带上了些许的宠溺。

[是啊。御坂大人最厉害了呢。]

明明逆着光,明明不可能看清那人的表情,可她就是觉得自己看见了那抹淡淡的温柔浅笑。

一定是阳光太刺眼了。一定是。

美琴为自己刚刚一瞬间的愣神找了个合适的理由。

[呐.....我说,「御坂大人」这个称呼一点也不好听啊,别人这么叫就算了,你能不能换一个?]

黑子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会。

[主人?]

[啊啊啊啊感觉好诡异!换一个换一个!!]

[御坂前辈?]

[唔.....还好吧.....但感觉还是和「御坂大人」一样呢.....]

[姐姐?]

[诶?]美琴有点被突如其来的称呼吓到了。

[那就这么定了,姐姐大人。]黑子觉得这个称呼相当不错,顺便无视了美琴被吓到的样子。

[喂.....等.....等一下啊!突然间就叫了别人「姐姐」什么的.....而且为什么要加上「大人」两个字啊!叫「姐姐」就算了把「大人」两个字给我去掉啊!]美琴感觉自己的脸部温度有上升的趋势。

[好的姐姐大人。]黑子表示姐姐大人脸红时的样子非常可爱。

[改过来啊!]美琴怒不可遏地炸毛了。

[是的姐姐大人。]黑子一边说着一边侧过身,躲开了美琴挥来的拳头。

初升的朝阳下,两个少女就这样一边追逐一边笑闹着。

Part.3

[美琴,这是上条当麻,你的未婚夫。]顺着父亲所示的方向,看见了那个长相平凡的男人。

[美琴你好,我是上条当麻,上条家族下一任家主,请多指教哟!]那个男人抓了抓自己的刺猬头,伸出了手。

[御坂美琴。御坂家族下一任家主候选人。请多指教。]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以示礼貌。

明明只是初次见面,年龄也不知比我大了多少,就这么直接地叫了别人的名字。真是.....

糟糕的家伙。

为什么这种人会是我的未婚夫啊。

即便在心里吐槽得有如一江春水向东流,但还是强行压下心中有如千万匹羊驼奔腾而过的感觉勉强扯出一抹还算和善的笑容和眼前这个叫做「上条当麻」的人聊天,免得被父亲指责「没礼貌」。

看着姐姐大人与「未婚夫」上条先生相谈甚欢,黑子隐匿于阴影之中,掩藏了自己所有的表情。

[姐姐大人.....]未能说出口的话化作一声说不清道不明的若有若无的叹息随风而逝。转身,离去。

似有所感,望向身后。

[美琴,怎么了吗?]上条当麻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抱歉,有些走神。我们刚刚聊到哪里了?]一幅「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

刚刚.....突然之间.....有些心疼?

错觉吧。

话说黑子跑哪去了?这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扈从骑士的职责不是保证我的安全么!

不过自己现在也挺安全的啊.....算了待会再找她算账好了。居然敢擅离职守!不可原谅!

跑到不远处去散心顺便充当警卫的黑子默默地打了个寒颤。

Part.4

[最近来自一方家族的进攻似乎越来越频繁了啊.....]

美琴一边看着黑子为她包扎伤口一边抱怨道。

[而且听说木原家族也有进攻我们的趋势.....啊啊真是的一个个都好烦啊!]

美琴烦躁地想去扯头发却被人拉住了手。

[姐姐大人,手上的伤口还没包扎呢,被头发扎到的话可是很疼的哦。]一如既往的温柔声线,令人难以自拔。

手上传来的温度竟令自己的脸有些发烫。猛地抽回双手,侧过脸去,不让那人看见自己红透的脸庞。

[知.....知道了!话说你快点包扎了啦!好慢!]

因为侧头,错过了那一瞬间她忍痛的表情。

[知道了还那么用力.....]轻轻拉回美琴的手,低下头仔细地处理着狼籍的伤口。

望着眼前一脸认真的少女,嘴角不自觉地略微上扬。

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难得的寂静。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房间,御坂美琴安静地坐在床上,看着单膝跪地的樱发少女专注地处理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嘴角带笑。

[姐姐大人下次可别再兴冲冲地孤身冲入敌了,你看伤口这么多。]半晌,黑子率先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嘛嘛.....反正我很厉害的不是吗?我可是知道的哟,黑子一直都跟在我后面呢,我可是好好地保护了黑子的哟!]美琴摆出一个调皮的笑脸,如同小孩子一般炫耀着自己的实力。

你知道我一直在你身后,那你知不知道.....

[是是.....姐姐大人已经天下无敌了。]宠溺而又无奈的语气。

黑子没有说的是,她看见了姐姐大人的「未婚夫」上条先生——在敌方的阵营里,还有当时他奇怪的表情。

仿佛奸计得逞时的笑。

Part.5

[最近一方家族的进攻越来越频繁了。如果我们不向上条家族寻求帮助的话,御坂家族总有一天会撑不住的。你明白吗,美琴。]御坂旅桂面无表情地看着美琴。

[我明白了.....]小脑袋垂得低低的,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站在美琴身后的黑子垂眸思考半晌,开口道。

[御坂家主,我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请允许。]

[嗯?]御坂旅桂皱了皱眉,却仿佛想到了些什么。[好吧,我同意。]

[诶?为什么?]美琴有些不解,着急地转过身却对上那人温柔的笑颜。

[没什么,黑子只是要回自己的家族处理一些事情罢了。姐姐大人不必担心。]

轻柔的话语平息了美琴慌张的心跳。

[那黑子.....会回来的吧?]

不知为何竟有些害怕得知这个问题的答案。

[当然会了,黑子可是姐姐大人的扈从骑士,是不会离开姐姐大人的。]

[啊.....是吗.....]

那就好。

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扈从骑士.....而已吗.....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倒是姐姐大人,黑子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哟,不然黑子可是会心疼的。]

原来你也会心疼我啊.....

不对这小小的兴奋感是怎么回事!黑子作为我的扈从骑士当然会关心我的身体状况了!有什么好兴奋的!

是了,黑子只是.....扈从骑士.....罢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罗嗦。]御坂美琴表示自己的脑子有点乱没办法好好说话。

[那姐姐大人,黑子就先走了。]礼貌性地一鞠躬,留下房间里一脸纠结的御坂美琴和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的御坂旅桂,转身离开。

殊不知,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两个人在心底同时问了同一句话。

Part.6

早上被自己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纠结得注意力分散,等到回过神来想送送黑子的时候却发现她早就走远了。

真是的.....走那么快.....

黑子离开后,整个上午御坂美琴就这样抱着枕头一脸郁闷地坐在床上,神游天外。

现在可是最为混乱的交战时期,一个人走也太危险了吧。万一路上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会很担心的啊!

不不不谁会担心那个笨蛋啊!我只是说.....我只是说我比她厉害多了,她回家族的路上有我保护她更安全嘛!

嗯对我才没有担心她!只是要保护她而已!那个笨蛋。以为我不知道吗,每次都跟着我一起深入敌阵,结果总是搞得自己浑身是伤.....真是的实力不高还逞什么强.....

不对怎么又担心起来了!不对谁会担心笨蛋啊!

御坂美琴觉得自己快把自己搞疯了。烦躁地抓抓脑袋,却突然想起了那人的话。

「要回自己的家族处理几件事情。」

话说回来.....黑子从来都没提起过自己的家族呢.....是不方便说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白井黑子.....白井.....白井.....好像没听说过这个家族啊.....相处了三年多也知道「黑子比自己小一岁」而已.....

稍微.....有点不甘心呢.....

不对为什么会不甘心啦!知道那么多有什么用啦!黑子就只是我的扈从骑士而已!而已!而已!

而已......

仿佛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一般使劲地摇摇头,伸个懒腰,走出了房间。

嘛.....不想那么多了,先填饱肚子比什么都重要。

好吧作为一天没更的补偿.....

---------------------分割线--------------------

Part. 6.5

[我想守护的,是那个比太阳还耀眼的笑容啊。]

[所以.....原谅我的任性.....]

[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为此.....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Part.7

三个月。

连着三个月都没有回来,而且杳无音讯。

真是的那个笨蛋跑哪去了啊!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御坂美琴最近心情很差。不仅是因为一方家族越来越频繁的攻击,也因为上条当麻总是三天两头地往这里跑,说是要商讨婚礼事宜——不过每次都被自己轰出去就是了。

一个一个都这么烦人.....简直就像事先串通好了来整自己一般。

要是黑子在就好了.....至少她有的是办法把上条支开.....

停下正在床上打滚的身子,抬起右臂看了看,叹了一声又缩回了手。

没有那个笨蛋在身边还真有点不适应啊.....自己的包扎技术怎么就比那个笨蛋差那么多呢.....绷带绑得难看死了.....

话说那些混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狡猾了!偷袭什么的还没完没了!可恶!

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阵后从床上坐起身,一边按揉着太阳穴一边整理起最近的情报来。

(上条家族同意出兵援助我方反击一方家族。并提出在一个月之内举办婚礼的条件。)

.....想都别想。这条情报忽略。

(初春家族与佐天家族组成联盟。)

初春和佐天吗.....是两个小家族呢。我记得我们三个家族的关系还不错.....算了还是不要把他们扯进来了,再怎么说一方家族也不是他们能应付得了的。

(传闻「守护者」组织新一任首领于三个月前回归,并于一个月前正式继任首领之位,同时也宣布以家族的名义加入战争。)

「守护者」吗.....听说是个实力极强的组织呢.....不过他们不是一向来都不加入这种家族之间的争斗吗?难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家族招惹到他们了?还真是可怜啊.....这条情报说不定会有用呢,先保留吧。

三个月.....话说黑子走了也有三个多月了啊.....

御坂美琴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叹息。

[最新情报!]一个慌慌张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深吸一口气,走出房间。

[什么事,说。]极度冷静且充满威严的话语。

[一方通行亲自赶赴最前线,说是要和御坂大人一较高下!连战书都送来了!]

一方通行,一方家族的最强者。连他都被派了出来,只能说明那些家伙开始着急了。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虽说让那些家伙急眼了是件好事.....不过这次,恐怕会相当的麻烦啊.....

Part.8

[嘁,这就是御坂家族的「最强者」吗?还真是不堪一击呢!]白发男子笑得疯狂,俯视着狼狈不堪的御坂美琴。

连战三天三夜,却没能完全阻止一方通行进攻的脚步。

全身多处骨折,大小伤口不计其数.....虽然一方通行也不是毫发无损就是了.....

但是.....不甘心啊.....可恶.....

咬着牙,强行咽下即将出口的甜腥,扯出一抹冷笑。

[啊.....虽说是不堪一击.....但你也好不到到哪去吧,一方通行。]

啊.....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么.....那个家伙的脸黑成锅底了啊.....

[杂碎.....]一方通行阴沉着脸,却仿佛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恶趣味地笑了起来。

搞什么.....笑得那么诡异.....

御坂美琴被他笑得浑身发毛。

[唷,杂碎。你知道吗?你的「未婚夫」上条当麻,很快就会带人来救你了哟.....]笑够了,却依旧是那种戏谑的语气。

那个家伙爱来不来.....我才不要他救.....那种条件.....我才不会答应.....

等等。

[你怎么.....知道?]不详的预感。

头开始晕了.....失血过多了吗.....

[嘛.....反正你战败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回去,然后你的父亲会怎么做你也应该材得到。所以.....告诉你也无妨。]

笑容更深。死死地盯着御坂美琴的表情,不紧不慢地说出自己知道的一切。

[一年多前,上条当麻那个家伙找到我,说是看上了御坂美琴,要我帮他的忙。

[我答应了,条件是三分之一的御坂家族的地盘和产业。

[那个时候,他可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呢。倒不如说,他要的是御坂家族,而不是你。

[本来这一年里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用偷袭使你重伤,进而向上条家族求援。

[不过你那个扈从骑士还真是难缠,不论是怎样的偷袭都会被她所阻止,即便会让自己受伤。真是感人。

[但是看样子她好像抛弃你了啊。托她和上条当麻的福,这三个月来的偷袭成功了好几次.....]

后面的话御坂美琴一句都没听进去。

原来不是敌人变狡猾了.....而是自己变笨了.....

早该觉察到的.....她身上的伤.....不比自己少.....

一定很痛吧.....

可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呢.....

为什么.....就没有早点发现呢.....

什么时候起.....被你宠成这样了呢.....什么都不知道.....

本就重伤的身体摇摇欲坠,神志也开始模糊不清。

[喂,杂碎,你有在听本大爷说话吗?]一方通行对美琴一脸发呆的样子十分不满,想也不想便抬脚踹了过去。

[唔!]

好疼.....伤口又裂开了.....

勉强挣扎着半跪在地上,粗重的喘息声表明自己的身体早已灯尽油枯。

啊啊.....看来是真的要死了啊.....

看着一方通行提着剑狞笑着一步步走来,默默地闭上双眼。

黑子.....

又想起她了啊.....

原来.....是这样啊.....这个可恶的笨蛋.....

听见一方通行举起剑的声音了。

呐.....再见了.....

[谁允许你伤她了,杂碎!]

熟悉的声音,却冰冷得不带半点温度。

然后是十分清脆的刀剑碰撞声。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樱色的长发。

[我在。]耳边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嗓音。

彻底陷入昏迷的前一刻,御坂美琴只觉得自己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不远处响起了震天的喊沙声和一方通行的咒骂声。

Part.9 (1)

黑子.....

这是哪里.....好冷.....什么都看不见.....

喂.....有人吗.....

[姐姐.....]

那个是.....什么.....

[姐姐大人.....]

谁.....

那个身影.....是谁.....

[姐姐大人。]

黑子.....

黑子你怎么了.....

[姐姐大人,黑子以后再也不能陪在您身边了呢。再见了,姐姐大人。]

不要.....

回来.....求你了.....不要走.....

回来啊.....

伸出手,却抓不住那道逐渐远去的身影。

疼痛感如潮水般席卷全身,却不及左边胸腔中万分之一的痛。

不是说过不会离开我吗.....混蛋.....

回来啊.....求你了.....不要走.....

[姐姐大人.....]

手心里似乎多了些什么。紧紧抓住,仿佛溺水之人发现了救命稻草。

[姐姐大人不要胡思乱想了,黑子会一直陪着姐姐大人的.....黑子.....一直都在.....]

手心之中传来的温度令人安心。

啊.....原来是幻觉么.....

真是太好了.....

黑子.....一直都在.....

闭上眼,任凭那深不见底的黑暗将自己吞没。

只要有你在,我便无所畏惧。

Part.9 (2)

[她伤得很重,而且有一部分旧伤处理不当导致伤口感染发炎,再加上当时失血过多,恐怕要昏迷好几天。]

说话的是某个长相酷似某两栖类动物的医生。

[多谢您了,冥土医生。]黑子一边看着床上的御坂美琴一边感激地说道。

冥土追魂,所有家族公认的最好的医师。常年毫发无伤地游走于各大家族之间,却也因此知道不少家族的秘辛。

比如「守护者」组织。

[值得吗?]冥土追魂看了看御坂美琴,又望向了白井黑子。

他不信白井黑子会不知道。

[至少对我来说,值得。]暗红色的眸子中全是坚定。

[黑子.....]极度虚弱的声音。

急忙转过头,却看见美琴恐惧而痛苦的表情。额头布满冷汗,双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一般略微颤动。

[黑子.....]不是幻听,是真的做噩梦了。

[黑子.....求你了.....不要走.....回来.....]近乎哀求的语气,让黑子的心一阵刺痛。

[姐姐大人.....]轻轻握住美琴不安分的双手,却反被紧紧抓住,未经控制的力道使黑子的手开始发疼。

微微皱眉。忍着痛,缓缓俯下身,用最柔和的语气在美琴耳边轻轻说道。

[姐姐大人不要胡思乱想了,黑子会一直陪着姐姐大人的。]

眼神有些黯淡,却依旧毫不迟疑地说出了下一句。

[黑子.....一直都在。]

看着美琴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并沉沉睡去,手上传来的力度也放松了不少,这才轻轻抽出一只手拿过毛巾,擦干她额上的汗珠。

冥土追魂没有说话,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还有他离开前看见的那个眼神。

满溢的心疼与温柔。

也许对她来说,真的值得。

Part.10

御坂美琴觉得世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

从无边无尽的黑暗中挣脱,刚睁开眼便看见了那个人。

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白井黑子。

[姐姐大人真是贪睡,已经整整五天了呢。姐姐大人想吃点什么吗?]黑子笑得一脸温柔。

[不用了.....给我倒杯水就行。]用力支起上身,一说话便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只好改口。

黑子眼疾手快地一边扶着美琴一边往美琴背后垫上几个枕头,好让她靠得更舒服些。

[姐姐大人也真是的,黑子走的时候不是已经嘱咐过您要好好照顾自己了吗,怎么还弄得自己浑身是伤呢.....]抱怨归抱怨,黑子还是迅速地递给美琴一杯温水。

[嘛嘛.....]含糊地应付了几句,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水一边思考起别的事情来。

当时一方通行叽叽歪歪地讲了一大堆,美琴只听进去了一点点。

但是就那么一点也足够她想清楚很多事情了。

上条当麻死缠烂打地追着自己只是为了吞并御坂家族,一方不过是渔翁得利。

里应外合,一网打尽。真是缜密的计划。

至于黑子.....

不提她还好,一提到黑子美琴就觉得火大。

那个笨蛋!要不是一方通行叽歪半天我还不知道你都背着我干了些什么!

被人偷袭很危险的啊!受的伤肯定不比我少居然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笑笑笑!你这笨蛋不痛的吗!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啊!我很担心你的啊!

我真的很担心你的啊.....我也会心疼的啊.....

为什么.....不能早点明白呢.....

现在明白.....还不晚吧?

想通了某些事情的美琴偷偷瞄了一眼正在滔滔不绝地说教的黑子。

果然.....

虽然掩饰得很好,但美琴还是看见了她淡淡的黑眼圈和眼眸深处的疲累。

[笨蛋.....]微不可闻的声音。

[姐姐大人你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那么小的声音都听得见.....黑子你的耳朵是什么构造啊.....真的很好奇诶.....

Part.11 (1)

最近黑子似乎很忙呢,看上去总是很累的样子。

御坂美琴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小雪,有些发呆。因为常年作战,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像这样安安静静地看雪了呢?

而且还是初雪.....

御坂美琴突然很想出去走走。和黑子一起。

[姐姐大人,该吃药了。]

房门突然打开,熟悉的声音从背后轻轻飘来。

真是随「叫」随到呢。

[姐姐大人不要傻笑了,先把药喝了吧。]看着美琴莫名奇妙地笑得一脸满足,黑子忽然有些难过。

自己.....该告诉她吗.....

还是算了吧。

[好苦.....]乖乖喝完药,美琴的脸皱成了苦瓜。

黑子不在意地笑笑,从口袋里掏出棒棒糖递了过去。姐姐大人一向很怕苦。

感受着口中的苦涩渐渐被甜腻所取代,美琴望着窗外还未停歇的小雪,含糊不清地开口。

[呐,黑子.....]

[没问题哦。]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还没说要干什么呢?你怎么知道的?]

惊愕地转过身,带着满脸的疑问。

[姐姐大人所想的,黑子全都知道哦。]

捂着嘴偷笑着。姐姐大人一脸疑惑是样子还真是可爱啊。

[不过外面比较冷,姐姐大人可要多穿点才好。]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柜里取出一件厚实的大衣。

我所想的一切你都知道.....那你知不知道.....

啊啊啊你一定不知道的对吧!哈、哈哈.....这.....这种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姐姐大人怎么脸红了?]黑子记得自己拿给美琴的糖不是辣椒味的啊。

[没、没没、没什么!哈哈.....只、只是我突然觉得有点热而已.....]美琴觉得房间里似乎过于暖和了些。

[真.....真的没什么啦!快点走了啦!]

不敢直视黑子的双眼,美琴慌慌张张地催促着满脸狐疑的黑子。

虽然还是很好奇姐姐大人突然脸红的原因,不过.....

姐姐大人开心就好。

不是吗。

不自觉地泛起一抹宠溺的笑。

Part.11 (2)

[唔哇!好漂亮!]

虽然御坂美琴还只能坐在轮椅上,但这并不阻碍她兴奋得手舞足蹈。

[姐姐大人怎么想个小孩子一样.....太激动的话会牵扯到伤口的哟。]

[不会的啦!哈哈.....]

看着像个孩子一样兴奋的美琴,黑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姐姐大人,是初雪呢。]仰天望着阴沉的天空,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如同叹息一般。

[是啊!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舒服地看雪了呢.....]

眯着眼,享受着雪花飘落脸上时冰凉的触感。

[姐姐大人,你知道吗?]

[嗯.....什么?]

[据说一起看初雪的两个人,会一直在一起哦。]语气竟是少有的认真。

[诶?]诶!!!!!

这.....这这这这是!

啊啊啊啊啊啊!!!

[只、只是据说而已!那那那那种东西怎么能当真啦!黑子你在想什么啊!真是的!]

啊啊啊脸好烫!可以煎鸡蛋了吧!可以的吧!一定可以的吧!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啊!为为为为为什么黑子那个笨蛋能够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奇怪的话啊!

虽然听上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可.....可是!好突然!果然还是接受不能啊!

[只是开玩笑而已啦.....姐姐大人好激动.....]果然.....还是不行吗.....

[是.....是吗.....]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一个仰着脸,似在沉思又似在发呆;一个低着头,垂下的头发遮住了满是红晕的面庞。谁都没能看见对方的表情。

错过一时,是不是就要错过一世。

Part.12 (1)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一转眼,便进入深冬。而在黑子的精心照料下,御坂美琴也勉强能够下床走路了。

虽然很好奇自从黑子回来后就再没传来过一方家族和上条当麻的消息的原因,但黑子没说,美琴也并没有问得过多。

只要黑子在身边不就好了吗。

闲来无事,美琴柱着拐杖在走廊里溜达。

但也并非漫无目的的闲逛,她打算去调查一些事情。

比如黑子和「守护者」组织。

就算自己神经再大条,也能隐约觉察到一些不正常的事情。

而且黑子似乎隐瞒了很多东西——自从那天醒来以后,她就学会了更好地察言观色,也学会了自己去寻求事实的答案。

因为那个家伙不会说出完整的真实。

推开藏书室的大门,在一排排古老的书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守护者」组织的祖训和铁律。

[找到了。]

[任何组织内部成员不得借用组织力量干涉家族斗争,违者必斩。

[身为组织首领不得强制组织成员加入战场,违者必斩。可酌情延期处刑,最长期限六个月。]

[由元老会监督行刑,任何人不得因任何原因逃避刑罚。]

好严格。

合上书,放回原位。

接下来是.....情报处理室。

御坂美琴不停地祈求着事情并非她所想象的那样,然而天不遂人愿。

[啊,您是说那天吗?的确是白井小姐将御坂大人救回来的呢。]

不,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

[不过真是出人意料呢。没想到白井小姐竟然是「守护者」的首领,更没想到白井小姐能够调动整个组织的力量协助我们打败一方家族呢!托她的福一方家族元气大伤,我们也不用低声下气地向上条家族求援了.....白井小姐真是厉害啊!以前完全看不出来呢.....]

呵.....结果竟是这样么.....这个笨蛋.....

无视了那个发花痴的情报人员,御坂美琴就这么瘫着一张脸一路散发着令人退避三舍的诡异气场回了房间。

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Part.12 (2)

黑子觉得御坂美琴今天很生气。

虽然今天为了应付那些元老会的家伙们而没来看她,但也不至于气成这样吧?

是不是谁得罪她了?抑或是.....

不。绝不会是这个原因。

[黑子。]听不出半点情绪的声音。

黑子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笃定。

[姐姐大人怎么了?今天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

尽可能保证自己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但面对美琴的背影,心跳却渐渐地慌了。

[你打算瞒我多久。]没有回头,只是望着窗外的夕阳,仿佛自言自语。

[姐姐大人在说什么呢?黑子有些听不懂呢。]

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和脚步,缓缓凑到那人身后。

[还有两个月左右。你别装傻。]

似是没有觉察到身后的动静,御坂美琴就这样保持着站在窗边的姿势没有动弹。

果然.....瞒不住啊。

[果然瞒不住姐姐大人呢。]苦笑一声,不再伪装。

[为什么不告诉我。]声音终于带上了一丝丝莫名的情绪。

[因为这是黑子自己的事情,不能让姐姐大人为黑子的事而烦恼。]吐露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却感到心里轻松了许多。

[烦恼.....]无意识地重复一声。

两个人就这样无言静止,谁也没有开口。

直到太阳完全下山,繁星布满天际,黑子终于率先打破了沉重的气氛。

[姐姐大人,到吃晚饭的时间了。]说着便要离开。

可惜未能如愿。

先是左手被一股大力扯住,然后便被强行拉进一个并不宽大的怀抱。

背部感受到了那人不停颤抖的身躯。

姐姐大人.....

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抚上美琴圈着自己脖颈的手臂,无声地安慰着身后的人。

后背的衣服早已湿透。

房间里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心跳声。

良久,美琴抬起头,轻轻架在黑子的肩膀上。

[我陪你。]略带哽咽的声音传进耳朵,伴随着温热而慌乱的呼吸。

没有反对,也没有拒绝,只是淡淡地微笑着——虽然美琴不一定看得见——轻轻地应了一声。

[嗯。]

那晚两人相拥而眠,却一夜无话。

Part.13 (最终章)

两个月后。

就像以往即将出席家族宴会一般,她站在镜子前为她整理着装。

不过这次却互换了角色。

谁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享受这最后的时光。

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对两人来说足矣。

美琴放弃了家主之位,只是默默地陪在黑子身边。

一如当年黑子陪着她。

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海誓山盟,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如往常般平平淡淡地度过了最后两个月。

仿佛约定好了似的,谁也没再提起过此事。

处刑地点是一处隐秘的小树林,毕竟组织内部事务不宜外传。

小树林前,两个人不约而同停下脚步。

美琴挣脱了一路十指相扣的手,转过身,紧紧抱住黑子。

[怕吗。]

抬手扣住美琴的背,将头埋在美琴的肩窝处,贪婪地汲取着她身上的气息。

[不怕。]

松开手,扬起一个这辈子最阳光的笑脸。

[我等你。下次。]

[好。]

斧头落下的那一瞬,手中的匕首刺进了心脏。

洁白无暇的雪地上绽开了大片的红,如同传说中的彼岸花海,竟有种异样的美感。

没有痛苦,只有微笑。

——呐,下一次十五岁生日,我们一起吧。

才没有BE哦=w=酷爱告诉我谁被骗了www[窝是作死专业户窝自豪√

------------------------------------------------

Part.14 (真•最终章)

映入眼帘的是宿舍的天花板。

[是梦吗.....]

美琴扶着额头从床上坐起,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

才4点多.....

对面床上的变态学妹今天意外地没有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睡得深沉。

轻轻地跪坐在黑子床边,端详着黑子的睡脸。

说实话,黑子不变态的时候还满可爱的。

莫名地想起了刚刚看到的一切。

如果是梦的话,为何感觉如此真实?

就好像.....亲身经历过一般。

[怎么可能。]轻笑一声,准备回床上睡回笼觉。

[姐姐大人。]

疑惑地凑进了些,想听清她说些什么。

[据说一起看初雪的两个人,会一直在一起哦。]

脸上是她刚刚见过的宠溺的温柔。

不是梦呢。

稍微吓了一跳,苦笑着回到床上,闭上双眼。

话说.....今天是自己十五岁生日呢。

----------------------------------------------------

果不其然,那几个家伙在177支部给自己办了生日Party。

但是未成年人喝酒真的好吗。

美琴一脸无语地看着一众已经玩疯了的友人无奈地叹气。

不过.....

[呐.....]

[啪叽!]

一块横空飞来的蛋糕狠狠地扑在脸上,打消了美琴提出某个问题的念头。

这已经玩得不是一般的疯了啊!

美琴不再犹豫,端着蛋糕杀入战场。

[别小看我啊!]

黑子在办公室的另一端淡定地喝着咖啡坐山观虎斗,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

目光从未离开过那个人。

----------------------------------------------------

[啊啊大家玩得也太疯了吧。]

美琴无力地趴在床上,一点都不想动。

虽然已经洗过了澡,但身上还是一股甜腻的奶油味,挥之不去。

[明明玩得最疯的是姐姐大人吧。]

回过头,看见美琴趴在床上的模样,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

[啊啊啊啊趴着的姐姐大人实在是太萌了!黑子.....黑子要把持不住了!]

[啊啊啊不要突然扑过来啊你个hentai!]

一阵蓝白电光闪过,宿舍回归平静。

盘腿坐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黑色不明物体,心底闪过一个念头。

[话说黑子,你好像还没送我生日礼物呢。]

[诶?]

[生日礼物啦生日礼物。你该不会没准备吧?]

揉揉有些发晕的脑袋,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当然有准备啦。黑子送给姐姐大人的生日礼物当然就是——]

毫不犹豫地一个虎扑,挂在了美琴的脖子上。

[黑子自己唷!]

没有意料之中的电击,只是短暂的沉默。

[黑子你是认真的么。]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种难言的情绪。

[当然是了。难道姐姐大人认为黑子在开玩笑么?]说着便要松开手。

[等了那么久,想跑么?]用力地抱住了准备起身的黑子。

[说好了的,我陪你。]贴着耳朵轻轻吐气。

耳边温热的呼吸令自己心跳瞬间爆表,但又立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看着美琴脸上若隐若现的红晕,眼中满是笑意。

[那黑子就不客气了。]

感受到唇上传来的柔软处感,还有眼前黑子放大的脸庞,美琴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不舍地放开美琴的双唇,看着美琴脸红发呆的样子,黑子舔了舔嘴角。

[姐姐大人,味道不错哟。]

美琴的大脑瞬间当机。

[啊啊啊啊黑子你个hentai!!!]

当晚常盘台校外宿舍发生严重的电力故障,原因不明。

——这一次,不会再错过了。

=================

就这样了嗯orz

文笔渣到了某种境界的我orz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啊次奥!!!!!!【抓狂】

总之感谢食用。【鞠躬】

【然后光速遁走】

评论(3)
热度(31)
© 寻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