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未名。

渣文笔渣文风开坑不填_(:з)∠)_
我已经没救了(。

高三修罗期出没时间不定
状态调整中(。

有空打游戏没空码字(nitama
淹死在高三地狱(x

[虚妄执念不过如烟梦.]
[万事随心.]
[有何岁月可回头.]

[荀佲。寻名,寻未名。]
[寻找未来之名——谓之信仰,没有信仰何以远航。]

FF14·杂谈

*睡不着。
*瞎几把写。
*大概是部队亲友日常x
*同职业的好多,瞎几把标个123x

———————————

1.战士与龙骑的场合
龙骑甩了战士一巴掌。
战士甩了龙骑一巴掌。
龙骑甩了战士一巴掌。
战士甩了龙骑一巴掌。
……
以上省略八百回合巴掌大战。

2.战士与机工的场合
战士甩了机工一巴掌。
机工把战士关进了小黑屋。
战士:爸爸,爸爸我错了

3.机工与黑魔的场合(1)
黑魔:我要上了这个骚机工————
机工:???

4.黑魔与诗人的场合(2)
么么哒,么么哒。

5.黑魔的场合(3)
嗨呀,今天又没打过另一个黑魔

6.骑士与战士的场合(1)
骑士甩了战士一巴掌。
战士:QAQ你听我解释
骑士:闭嘴

7.战士与学者的场合
战士抱住学者吧唧一口。
战士...

几乎每晚都做梦。

记得清晰一些的就写写_(:з)∠)_

被子

淡淡的、清甜的气息。

被捂热的空气从被窝中探出头,打着旋儿在身边欢脱地蹿。某个还没睡着的人揉揉鼻尖,既不愿承认被这清香搅得抓心挠肝地睡不着觉,又不愿提了枕头被子下床打地铺,便只能睁着双生无可恋的眼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数着天花板上的蚊子。

……也算不上生无可恋……吧?

视线往自己左手边移了些许,堪堪瞥见点昏暗的轮廓又迅速撤回天花板上,小心翼翼得似乎再停留半秒便会被察觉一般。许是转头的动作大了点,扯动了被子,害别人无法入睡的罪魁祸首不禁哼出了声,惊得受害者全身绷紧连气都不敢喘——好在没憋死自己。

早知如此——

带着些后悔和不满转过身恶狠狠地瞧着罪魁祸首的后背,目光灼热几乎能将那人的单薄上...

瞎几把写x
薛定谔的“我”和“她”【喂

一个(?!)梦

最开始是琴黑蜂三人组,这个我严重怀疑是睡前看了TB的影响(此处应艾特十四)

黑子(不知道为什么又)被俘虏,被虐得很惨的样子——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炮姐那里。出于“谁他妈敢碰我老婆我灭了他”的心态,身为军队首领的炮姐十分果断地抛下自己整支军队,顺手拐跑了非常不情愿的据说是侦查处处长的食蜂搭上宇宙飞船满世界找老婆。


…………等等原作设定不是二战吗????宇宙飞船是闹哪样???

算了这是在做梦,出现什么幺蛾子都不稀奇。【扶额

顺说炮姐女王军服真好看啊——————【被打飞


经过飞船迫降长途跋涉等一系列可以略过不看(梦里就几个一闪而过的镜头)的剧情,炮姐和女王终于来到一座城墙高耸的...

半夜犯病。

明亮的刀刃在他指间来回翻飞。

少年蜷缩在马桶与墙壁之间,利刃在掌心上跳舞,粘稠的猩红不紧不慢地蔓延,被小心翼翼地捧成一方水洼。

“不曾被原谅。”

“谨以微薄供奉向您赎罪。”

少年身体前倾,挺直腰脊低头沉吟。

“请予我哭泣的权利。”

包裹在黑色风衣中的神父爆笑出声:“看吧恶魔,是我赢了。”

“喝下去。”

“莫渡苦海,勿踏轮回。”

少年如虔诚信徒般舐干手中液体,无神双眼紧紧盯住恶魔。

“永世不会被原谅。”

“放声大笑吧,异教徒。”

“一切都不会结束。”


“战争没有终点。”

“恶魔祝福你不会轻易死去。”


想写一发暗战邪教水仙。

打开word。

哎呀我完全忘了剧情了~♪

一个迷之意识流的玩意儿。

看看就好。

【大概是一宿没睡脑子暴走的后果………………睡屁啦不想睡_(:з)∠)_

我可能不会爱你。


忘了是在哪看到的这句话了……【。】

趁着夜深人静悄咪咪吱一声【喂

_(:з)∠)_有在看我更新的旁友们比较想看我哪个坑的后续【你他妈

毕竟坑多懒得写但是又不好继续这么颓废下去【。】

© 寻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